朱虞的花园

死的那个是狗。

 

易幕遮

BGM:Je Ne Serai Jamais Ta Parisienne-Nolwenn Leroy

拿国庆产的一个短小视频混更

我真的超喜欢这对BG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啊1551

用的法语音轨,画质渣到失去同步

视频后期的转场出了点毛病,大概是合成的锅,懒得重新修改了就这样凑个更新吧www

嘿嘿


 

拉奥孔

食野社

书名:拉奥孔

作者:莱辛

[1]

温克尔曼先生认为希腊绘画雕刻杰作的优异的特质一般在于无论在姿势上还是在表情上,它们都显出一种高贵的单纯和静穆的伟大。他说,“正如大海的深处经常是静止的,不管海面上波涛多么汹涌,希腊人所造的形体在表情上也都显出在一切激情之下他们仍表现出一种伟大而沉静的心灵。


[2]

他既动情感,也感受到畏惧,而且要让他的痛苦和哀伤表现出来。他并不以人类弱点为耻;只是不让这些弱点防止他走向光荣,或是阻碍他尽他的职责。凡是对野蛮人来说是出于粗野本性或顽强习惯的,对于他来说,却是根据原则的。在他身上英勇气概就像隐藏在燧石里面的火花,只要还没有...

 

追忆逝水年华

食野社

书名:追忆逝水年华

作者:马塞尔.普鲁斯特

[1]

一个人睡着时,仍在自己的周围保持一圈圈光阴的时轮,年年岁岁,天地星斗,井然有序。他睡醒时,本能地环视寻向,瞬间便弄清他在地球上占据的地点,在苏醒前所消逝的时间;但时间和地点的序列可能交织,可能脱节。即便他失眠至清晨才有睡意,而这时他正在看书,其姿势与平常的睡相大不一样,也只需抬一下胳膊就挡住太阳,乃至让太阳后退,等他醒来时,最初一刻不知道是什么时辰,还以为刚躺下不久哩。如果他打盹儿,例如晚饭后坐在扶手椅里,其姿势更加不妥,与平常更加不同,那么,日月星辰的时序完全混乱了,魔法无边的扶手椅载着他在时间和空间中风驰电掣地...

 
我啊。除了懦弱与有趣,便一无是处。恐惧未来,虚度光阴,同时又将此种种责任推在一切外物之上,一旦想起这咎由自取,却开始自怨自艾,堕落并不甘,痛苦而不作出行动。永远在幻想中踌躇,计划千百种美好,连动一动笔坐上几小时充实自己都不愿意。我这是何苦呢?有太多与我相似的大多数,我又为何害怕呢?
 
读了伊藤润二的漫画……出了一身冷汗。顺便还想吐。但确实很不错,夏天也没那么热了。
 

蠢孩子的摸鱼。


江南老贼食屎啦。

ooc的涂鸦。我一直觉得,诺诺其实很在意母亲的死。而衰仔大概是看到一个过路的可爱女孩没有对他露出臭脸就会开心的小孩。

 

毕业生之歌

  路明非的大脑在短短一分钟之内接连受到多次冲击。现在他正傻站着,瞪得溜圆的、堪比两盏大灯泡的眼睛死死盯住面前那个双手交叉,仿佛山崩于前而不乱的青年――可惜他稍稍躲闪明非眼刀的神态暴露了一切。
路明非只感觉牙关打架,一阵恐怖直冲天灵盖,炸成一团明亮而混乱的烟火,搅得他神智不清,眼前反复回放着刚刚那一幕……
  “哇靠……师师师师……”
  楚子航转过头,一把拽过一旁一样不知所措的诺诺――她穿着一身凤冠霞帔,使她整个人犹如她头发的颜色一样,在路明非眼里燃烧――只说了一个字:“跑!“
  路明非身子比脑子快,用上一整个下半年的...

 

昨日未死

  这是陈墨瞳今夜第二次惊醒了。小巫女面容有些憔悴,起身倒了些凉水喝。
  好像自从那个笨蛋不辞而别之后就开始做这个奇怪的梦了啊。
  她竭力思索着刚刚的梦境,支离破碎的片段组合,分散,穿插,勉强组合成了一段默片,只有最后的情节有声有色,其余都是黑白的。
  梦里有她第一次把路明非接出来的影院,光柔和地照在她和他的脸庞上,因为黑白的色调而显得像慵懒的老照片。
  他的眼睛里有光,映着她的模样。
  梦里有他们一起飙车,自己那时把手臂环过了他的脖子,想要逗逗这个呆呆的学弟。他却愣在哪里,...

 

雨中海潮

  在路明非最后的回忆里,——也许是大脑无意识的碎片——他回到了三峡的水下,诺诺拉着他的手,暗红的发掠过他的面罩,隐隐的有着女孩温暖的气息。
————————
  路明非在完成与路鸣泽最后交易的一刻,就已经是新的王了。他心里的小人也不再蹦出来说“不要交换!”了,因为他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皆成定局。
  卡塞尔学院注定会派专员来追杀他,他曾经无比留恋的地方再也回不去了。一切都是沧海桑田般地改变,或者从一开始就是海市蜃楼。
  楚子航早已离去,带着完满了的遗憾。凯撒成了新的加图索家家主,执掌权利。
  他...

 

烟花情结

  “诺玛,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这么急着叫我过来?鸡腿便宜那小子了……”
  “你真是越来越爱说烂话了,”光束投射下的虚拟美少女微笑道“失去我之前你一直记得很清楚。”
  坐在角落的男人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发出冬夜里冻得半死但是向着人类窗口的一缕光亮仿佛变成雕像的败狗似的呼噜呼噜声,神色一瞬间变得晦暗不明。“我记得你原来说话挺浪漫的欸……怎么这样。”
  “我今天就是帮你办事啊,”诺玛弯下腰,捧起男人的脸颊,像是要亲吻他的额头“不是你要帮那个孩子么,在这个日子里,你可以好好八卦,就当看到的也是对曾经我们的纪念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