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虞的花园

死的那个是狗。

 

年糕

  大雪天,航班延误,卡塞尔学院的一部分学生无法返乡,只有在宿舍里打游戏,吃东西,做功课……路明非也是这群不幸儿之一。作为一个合格的学生会会长,他选择在宿舍退化回一个废柴打星际。

  “诶师弟,今天在你们中国是不是个特别的日子啊?”

  路明非茫然地从电脑上移开视线,看着芬格尔一如既往狂乱的发型,还有那鸡窝底下油腻腻的笑脸,条件反射:“愚人节?”

  “愚人节是四月好不好!那个爱漂亮的妞儿们会穿上不合时宜的裙子的时节!现在外面可是大雪纷飞,你只能看到一个个圆滚滚的肥球,比师弟你还要臃肿迟钝喔。”芬格尔还是一脸灿烂,路明非只管无视他的讽刺把身上的大棉被裹得更紧。他的目光飘忽着落在窗外,学院五颜六色的灯光映照出雪花的阴影,令人想到广场上成群的白鸽起舞之时纷纷而落的白羽和背景里灰色的尖顶教堂。芬格尔见他看的入迷,也循视线望去,不一会灵感乍现:“诶诶师弟,年糕!年糕!白色的!”

  “年糕你妹!这就是你想干的事儿?通过随便编出的特别日子骗我出钱请你吃年糕?我可去你个大西瓜的吧,上回你把我的卡刷爆,到现在我还在发愁还款的事儿呢。”

“不不不,作为你坚强的后盾,我怎么可能干那种落井下石、不仁不义的事情呢。我是说,今天在你们中国,不是过小年嘛。我真是吕洞宾。”

  路明非啪的一声把笔记本拍在芬格尔脸上。“没事儿提什么过年。你又不是中国人。”

  这下连芬格尔都发现,路明非今天心情不好了。

  “思春?”

  “我还撕葱呢。”

  “其实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今天不是过小年嘛,按你们那的风俗,不是要吃年糕嘛”,他搔搔头,“有个人托我给你带了一块,她还说‘路明非要是敢说难吃,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很神奇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色纸包。纸包已经被揉的皱皱巴巴,看起来惨不忍睹。

  路明非红着眼睛抢了过去,顺便瞪了芬格尔一眼。他用力地撕扯着红纸,但是那些小小的年糕竟然和它死死黏在一起,无论他怎么努力,他都无法分开它们。

  他知道这是谁的馈赠了。

  他在心里低低地呢喃。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片段练习。学了理科之后,写文段能力直线下降。真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