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虞的花园

死的那个是狗。

 

雨中海潮

  在路明非最后的回忆里,——也许是大脑无意识的碎片——他回到了三峡的水下,诺诺拉着他的手,暗红的发掠过他的面罩,隐隐的有着女孩温暖的气息。
————————
  路明非在完成与路鸣泽最后交易的一刻,就已经是新的王了。他心里的小人也不再蹦出来说“不要交换!”了,因为他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皆成定局。
  卡塞尔学院注定会派专员来追杀他,他曾经无比留恋的地方再也回不去了。一切都是沧海桑田般地改变,或者从一开始就是海市蜃楼。
  楚子航早已离去,带着完满了的遗憾。凯撒成了新的加图索家家主,执掌权利。
  他们不会来,真好。
  来了应该会很尴尬吧?
  最后他站在一片大海边,看着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容,带着他们的武器,将以杀死他为荣,心中冷冽。
  只是他没有想到,最后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她。
  “你来啦,师姐。”路明非嘶哑地轻声说。
  女孩暗红的长发被海风吹得猎猎飞扬,像一团暗淡的火焰,又像是枯萎的玫瑰。
  诺诺红着眼圈,穿着白色的长裙。
  “为什么?”
  “抱歉啊师姐,我……”
  “说什么抱歉!你说什么抱歉!你不是残暴的王么?你不是应该骄傲地昂起你的头么?……”海上忽然下起了大雨,雨水冲淡了她的傲容,顺着脸颊慢慢滑落,好像是在流泪。“对啦,你确实该说抱歉,校长、伊莎贝拉还有那么多你曾经的同学在你释放的言灵里死去了,你是应该说抱歉的。”
路明非低着头,不说话。他被鳞片包裹住的脸藏着阴影里,巨大的骨翼下垂。
  “路明非,你告诉我,为什么刚刚的一波言灵里,我感觉到的是,你的力量好像变得柔和了很多,不然应该会有很多学员牺牲吧……”雨声里,诺诺的声音很小,显得无助。
  “杀了我吧,师姐。”路明非忽然笑了,温柔地看着眼前满面疲惫而脆弱的诺诺。
  “杀了我。”
  路鸣泽啊,这次,我终于可以自己选择我的命运了。
  我要坚持最初那一刻的念想。
  他看着诺诺举起那次他赠给她的昆古尼尔。那是昂热也要三度暴血才能勉强使用的武器,诺诺却可以举起。
  那是他赠给她的恩赐。
  路明非倒下了,在漆黑的雨中。
  诺诺慢慢蹲下来,蜷缩着,忽然放声大哭。女孩漂亮的脸因为沾着血和泪、凌乱的发丝而一塌糊涂。
  她脆弱无助的像个孩子。
  大雨不停,诺诺赤着脚,一步一步地向海的深处走去。
  海上蓦然开出一朵白色,一朵红色的并蒂玫瑰。
  被海水包裹的一瞬间,诺诺看到小小的气泡缓慢地舞动着,向着光飘去。
时光仿佛停驻。她恍惚间仿佛回到了三峡水下,怪物紧紧地拥抱着她,竭尽全力地大喊着“不要死!”
  大海,这里有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