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虞的花园

死的那个是狗。

 

烟花情结

  “诺玛,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这么急着叫我过来?鸡腿便宜那小子了……”
  “你真是越来越爱说烂话了,”光束投射下的虚拟美少女微笑道“失去我之前你一直记得很清楚。”
  坐在角落的男人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发出冬夜里冻得半死但是向着人类窗口的一缕光亮仿佛变成雕像的败狗似的呼噜呼噜声,神色一瞬间变得晦暗不明。“我记得你原来说话挺浪漫的欸……怎么这样。”
  “我今天就是帮你办事啊,”诺玛弯下腰,捧起男人的脸颊,像是要亲吻他的额头“不是你要帮那个孩子么,在这个日子里,你可以好好八卦,就当看到的也是对曾经我们的纪念吧……”
  “好吧,现在我是真的觉得当时爱上你是我有某种奇怪的恋母情结。”
  守夜人论坛。
  置顶:你觉得上帝对你最好的是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物?
  诺诺在一开始看到这个贴子的时候觉得相当无聊,她正在做一个陶罐,充满半坡文明的风味。可是她看到了不少有意思的回复,索性看下去。
苏茜:上次自由一日前的作战会议。诺诺不由得哀叹一声:“茜妞啊,对着你们不开窍的楚会长真的很在意啊……”
  芬格尔:挂科之后看到的食堂免费猪肘子。
  凯撒:诺诺答应我的求婚时。
  诺诺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似乎在回忆些什么,手指无意识的碰到了鼠标,她看到这样一条:
  [匿名]:白色情人节收到的一份被室友插了一脚的巧克力。
  她蓦然瞪大了眼睛,站起身,犹豫了一会,在键盘上敲下八个字。女孩纤细灵活的手指像飞舞的白色精灵捧着玫瑰花。
  诺诺又看了看,最终,手指停在了“delete”上。

  那八个字一闪而逝。
  一场烟花,一句祝福。
  像那天冷却的,消逝的烟花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