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虞的花园

死的那个是狗。

 

毕业生之歌

  路明非的大脑在短短一分钟之内接连受到多次冲击。现在他正傻站着,瞪得溜圆的、堪比两盏大灯泡的眼睛死死盯住面前那个双手交叉,仿佛山崩于前而不乱的青年――可惜他稍稍躲闪明非眼刀的神态暴露了一切。
路明非只感觉牙关打架,一阵恐怖直冲天灵盖,炸成一团明亮而混乱的烟火,搅得他神智不清,眼前反复回放着刚刚那一幕……
  “哇靠……师师师师……”
  楚子航转过头,一把拽过一旁一样不知所措的诺诺――她穿着一身凤冠霞帔,使她整个人犹如她头发的颜色一样,在路明非眼里燃烧――只说了一个字:“跑!“
  路明非身子比脑子快,用上一整个下半年的勇气和体力,从俨然成为八rip婆版月老的师兄手里捧起诺诺的手,然后撒丫子逃命,身后是面瘫师兄浅浅的笑意和凯撒那头随风飘扬的金毛。
  我靠师兄你就这样突然在老大的婚礼上跳出来一把砍爆了车轴嘛?这也太简单粗暴了,您老可是有狮心会一帮小弟撑腰,人多势众,日后凯撒想找你报当日之仇也不容易,那像我衰人衰命,好不容易有个队友芬格尔还是个万年留级王。
  路明非面目抽搐,但在瞥见那亮闪闪的银色四叶草就在自已近在咫尺的地方飘摇后,一瞬间,所有的不安和激情全都沉默,只有一丝丝暖意在身心中漾开。
  他的思绪飘到很久之前的夜晚,那个诺诺看着满天烟花而快乐到流泪的晚上。他静静地看着她,心里不知为何,曾蓦然生出飘忽的酸甜。
  耳畔响起芬格尔在情人节单身联谊会上撒酒疯时所唱的Sound Of Silence.
真是应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