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虞的花园

死的那个是狗。

 

门背后

  • 大概是三年前的东西了。属于黑历史。那时候我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中学生,用固执和身边的人对抗,最后让恶习将自己毁灭。

  • 每个都是片段。会慢慢搬运。



  诺诺静悄悄地走进病房,暗红色的发梢滴着水。
  已是深夜了,病房里也没有声音。半仙儿和其他几个病人横七竖八地倒在床上,时不时嚷嚷两句:“皇后娘娘回来啦!请安……”
  她走到一张临窗的床边,拉了一张板凳,有些颓然地坐下来。
  她确实是累了,奔波了一天,还要帮这张床上的笨蛋侧写一个可能根本不存在的人。诺诺弯下腰,单手托腮,长发从指尖流泄。
  我为什么要这样帮这个笨蛋?你明明是我最笨的马仔。诺诺心想。
  她忽然看到路明非床头的啤酒罐,甩甩头,开始小声抱怨:“靠,师弟你还真是厉害绑成这样了还不老实……”她嘟嘟囔囔,睡意渐浓。病房虽然神经兮兮,但是却很温暖。
  窗外仿佛刷着黑色的油漆,雨珠滑落,漫天的潮湿浓雾,像是面纱。
  诺诺半梦半醒,冷风吹的她有些冷,无力而懦弱。她听见路明非小而清晰的声音:“师姐我……”
  “什么?怎么了路明非?”诺诺一下子清醒了,路明非也醒了,连连说没有什么没有什么。诺诺也不再追究,这样的天气让她没来由的疲惫,她确实累了。
  “我先走了,笨蛋师弟……记得好好照顾自己……”自己废话还真多,但是就是不放心。
  门关上了,路明非立刻开始活动。他默默地决定,这是最后一次load。
走出医院的诺诺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她的心里有什么地方一直空荡荡的,里面填满了素白的悲伤。但是现在,她看到里面有个死小孩,一直陪在她身边,只是他的悲伤那么多,看起来,好像偶然的过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