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虞的花园

死的那个是狗。

 

昨日未死

  这是陈墨瞳今夜第二次惊醒了。小巫女面容有些憔悴,起身倒了些凉水喝。
  好像自从那个笨蛋不辞而别之后就开始做这个奇怪的梦了啊。
  她竭力思索着刚刚的梦境,支离破碎的片段组合,分散,穿插,勉强组合成了一段默片,只有最后的情节有声有色,其余都是黑白的。
  梦里有她第一次把路明非接出来的影院,光柔和地照在她和他的脸庞上,因为黑白的色调而显得像慵懒的老照片。
  他的眼睛里有光,映着她的模样。
  梦里有他们一起飙车,自己那时把手臂环过了他的脖子,想要逗逗这个呆呆的学弟。他却愣在哪里,满脸傻兮兮的吃惊。
  他的表情里有一丝丝的快乐。
  梦里有他们一起在溪边看烟花,自己落了泪,而他静静地看着她,容貌温柔又哀伤。
  原来那时是你。
  原来你在这里。
  忽然传出模糊的声音,依稀能听出是一首生日快乐歌,路明非坐在老旧的火车里,打着赤膊。他也是有一个男孩该有的健壮和承担的,只是似乎被光耀的混血种们掩盖了。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姿势有些疲惫和颓丧。他缩着肩膀,好像想笑,但是笑的哀痛。
  梦到尽头才相遇。
  电影院的银幕上播放着Wall.E,她笑嘻嘻地问他,而他说出了那句让她也猝不及防的话:
  “我喜欢你,师姐。”
表情认真又困苦。
  梦境结束——
  陈墨瞳坐了很久,摸到自己红色的手机,点开了一张照片。
  他和她,黑白色,有阳光。
  终于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