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虞的花园

死的那个是狗。

 
我啊。除了懦弱与有趣,便一无是处。恐惧未来,虚度光阴,同时又将此种种责任推在一切外物之上,一旦想起这咎由自取,却开始自怨自艾,堕落并不甘,痛苦而不作出行动。永远在幻想中踌躇,计划千百种美好,连动一动笔坐上几小时充实自己都不愿意。我这是何苦呢?有太多与我相似的大多数,我又为何害怕呢?